所在位置: 杭网娱乐>聚合专题>第四届郁达夫小说奖>新闻
笔端生发,时光氤氲——“今夜,我们一起文学!”
发布时间:2016-12-07 23:57:29 星期三   

获奖者在台上共话文学

左起:蔡骏、田耳、张楚、阿来、弋舟、石一枫、祁媛

 

杭州网讯 “因时而兴,乘势而变,随时代而行,与时代同频共振。”

2016年11月30日,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联十大、作协九大开幕式上作出重要讲话时这样强调,并号召广大文艺工作者要做到“胸中有大义、心里有人民、肩头有责任、笔下有乾坤,推出更多反映时代呼声、展现人民奋斗、振奋民族精神、陶冶高尚情操的优秀作品,努力筑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的文艺高峰。”

时隔七日后的12月7日,在富阳公望美术馆,第四届郁达夫小说奖颁奖典礼隆重举行,对八位优秀的小说作品进行表彰。

每两年一届的郁奖,要给快速发展的当下社会,给百花争鸣的文艺深根,一个发声的出口,并以它特有的方式振聋发聩:

中篇小说大奖获得作品《蘑菇圈》,来自最年轻的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阿来,在他的语境下,藏族的人文风物被毫无保留且不失残损的存活下来,供汉语读者们一窥究竟。

一位善良温厚的藏族女人,在不同的年代遇到形形色色的事件和苦难,却始终守护着山上的蘑菇圈。她用六十年的时光,柔化了生活的粗粝和政治的痛感,但最终抵挡不住经济之潮的一步步进逼。

阿来用他特有的笔调舒缓,意境空灵,在调动藏地风情的同时,展出了西南藏区冷热岁月中的人物命运和世事迁变,在自然生态和文化生态不断受侵的现时,这部小说以特有的文学气象,向人们发出了警示的预报。

提名奖弋舟的《所有路的尽头》,以一位自杀男人为入口,不断追踪事件背后真相,终找到其心史轨迹,进而扩展到一代人激情的淡灭和精神的转折。在此过程中,伴行着道德纠缠和自我审判。

作品集结伤感,笔力锋利,貌似个人叙事,却抵达了打量整个时代的高度。在理想主义不断退守的当下,这篇小说以文学之力,推动人们去重望精神之路。

在提名奖石一枫的《世间已无陈金芳》里,一个乡下姑娘踏进京都,用尽各种手段进行个人奋斗,却始终通不过迈入上流阶层的窄门,最后在虚幻的辉煌中掉落低处。较量之中,不仅是物质的落败,更有精神的迷失。

小说语言戏谑鲜猛,情节一波三折,终将一位跌跌撞撞的生活常人塑成典型角色。面对浮华喧闹的生活景象,这篇作品伸出批判之手,扒开了这个时代隐秘的痛处。

提名奖祁媛的《我准备不发疯》,则用孤独声音数点着生活碎片:父亲离世,母亲疯癫,密友入侵,爱恋的男人情绪漂移,“我”被逼至疯狂的边缘。平俗人生的另一面,是难以梳理的精神负重。

作品叙事自由,虚实并行,独白的语调一层层撕开了内心的隐秘。这篇小说的出世,既是文学新人踏进文坛的一种姿态,也是女性写作现代范式的一种复活。

短篇小说大奖《野象小姐》,是一篇探微内心、传达人性的小说。一位地位卑微的医院女工,外形肥硕庸俗而心地细腻善良,在与四个患病女人相处时,压下悲凉之心,奋然选择一种热气腾腾的行动方式。这种生活态度点亮了灰暗的病房,也搭救了受困的自己。

小说情节别致,人物独特,在灵魂的称重和迪厅的舞蹈中,野象和小姐组合成了生动的文学意象。这篇作品的亮相,证实了张楚能够动用细锐的目光,发现日常生活中不易发现的风景。在生活困局丛生的今天,《野象小姐》携着文学情怀和艺术功力,递送出了底层人群的温暖信息。

提名奖黄锦树的《归来》,以移民后人的视角,借助奇诡多样的故事,呈展出老一代漂泊华人的艰难生存和不安魂灵。

小说舒缓简约,出虚入实,意象群起,异域的生活场景在诡秘中展开,死去和归来的话题在孤独与温暖中生成。

提名奖蔡骏的《眼泪石》,以一个遗落在城市的孤独女孩,因为“眼泪石”引发资本炒作,之后在成长中滑向自我沦落。作品腔调伤感,质地浪漫,故事变形而又逼真,在隐喻中呈现出莫测的世道人心。

而与雨果《悲惨世界》人物的奇特对应,拓展了现实人物的情感深度。蔡骏带着凄美的想象力,解放了人们的阅读,也是对郁达夫小说风格的承接。

提名奖田耳的《金刚四拿》,讲述一位在外打工未获成功的农村青年,凭其阅历和口才在乡里巧改葬俗、智取胜绩,并从中找到自身的生存感觉。在出走与回归的城乡夹缝中,一个新类乡村青年的内心世界被展示出来。

小说语言机趣,人物鲜活,贯穿着民间的野力和生命的浪漫。这篇大智若愚、別具意蕴的作品,证明着田耳独异不凡的文学特质。

在人类发展的每一个重大历史关头,文艺都能发时代之先声、开社会之先风、启智慧之先河。

而这八部极具时代性、典型性、经典性、郁奖特色的获奖作品,书写着这个时代的迁变,成为社会变革的先导。

“在评奖的时候,我们已经充分考虑文学的导向作用和暗示意义,希望通过评选出来的这些获奖作品,展示出社会和时代的正能量,呼应习总书记对文学的要求与号召,让全民关注文学,让全民阅读起来,这也是我们持续举办这个评奖的初衷与期许。”

富阳区文联主席严琦在采访中这样告诉记者,正是有了这样的考虑,才有了这一届的全民大主题——“今夜,我们一起文学。”

虽然文学没有绝对的标准,因为一千个人的心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但好作品总是有着相同的品质,那就是——能够打动人心震撼灵魂的力量。

郁达夫小说奖,和每一部入围的作品,获奖的作品,不仅应该成为文艺工作者的眼中所看,更应该成为全民的心中所想。

从笔端生发,在心里滋润,随时光氤氲不息......

来源:杭州网  作者:记者 郑娟娟  编辑:严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