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杭网原创|房产|汽车|图库|宽频|娱乐|旅游|数码|体育|家居|公交|时尚休闲|消费头条|新闻|论坛
  • 合作热线: 0571-85053790
  • 合作邮箱: ruochen@vip.qq.com
您当前的位置 : 杭网娱乐> 贵圈热评
《榆树下的欲望》里善良丑恶,罪恶救赎的真真假假
发布时间:2017-03-26 08:50:31 星期日   杭州网

杭州网讯 着实花了点时间,去品这部《榆树下的欲望》,每个人,都会将重点关注在欲望上,因为这两个字,才有了剧情的波折与合理,有了人物的棱角分明。

在这部戏里,有你看得见的善良与丑恶,也有你看不见的罪恶与救赎。

走出杭州大剧院剧场,张先森说,“这是一个真人与假人的故事。”

真人到最后变成了假人,假人到最后活出了真我。

的确,在那个盛传加利福尼亚遍地黄金的年代,正因为有农庄主这样的人,看中那一片赖以生存的土壤,看中在这片土地上收获的果实,他朴实、纯真、不崇拜不切实际的梦想,而用勤劳的双手,开垦出一片拥有美丽景色与美好希望的农庄。

年轻时候的他,是那么真,把握能抓住的现在,不望向那遍地漂金的海洋。

直到岁月雕琢,把他变成了一个自私的、不相信别人、不懂得教育子女、不懂得识人为艰、刻薄、寡情的老头儿。

没有一个儿子喜欢他,没有一个人靠近他不是为了他的农庄和钱,没有一个人真正为他而活、替他而喜。

他们,全都假情假意。

于是,在戏的前半部门,我们看到的是带着面具的寒暄,直指人心的质问,透骨的欲望把每一个人侵蚀的体无完肤。

正如他们说的,在金钱占统治地位的社会里,人的自然的情感与本性被压抑,被扭曲,对财产的欲望使父子、母子、夫妻与兄弟之间尔虞我诈,虎视眈眈,一个个贪婪、狡诈、邪恶、虚伪。

只有门口的那颗大榆树,冷冷的看着这一切。就像那英魂不散的原配夫人一样 ,渴望着守护这一家人,又无力遮挡那场名为“欲望”的台风。

但是人性啊,哪可能只有一面。

当爱情出现,那些虚假刁钻、无礼刻薄的人们,竟然为了爱情,变傻变痴变纯真。

相爱是多么美好的事,在继母与儿子之间,又注定了一个多么悲惨的结局。当爱情的火花迸发而出,冲破对金钱的占有欲时,他们变得真诚、善良,为了得到一份真情而奋不顾身地追求。

放弃了一切,甚至痴傻执念到扼杀自己的孩子。

我确信,正如史可所言,这个角色她一直在等,等了三十年,就好像她就是为了这部戏而准备着。

欢愉时的呼喊、痛彻时的撕裂,善良与丑陋,罪恶与救赎。都在她的身上凝聚,喷涌而出。

因为不怀好意与老农场主结婚,你会恨她。

因为爱上继子而苦苦求爱,你会疼她。

因为傻到闷死自己刚出生的儿子,你会怜她。

这个孩子,这个没来得及享受世界的孩子,

不禁让人怨恨写故事的人为何残忍至此?

但究其创作时的经历,你就不难看出端倪。

《欲望》完成于1924年11月,美国戏剧大师尤金·奥尼尔动笔前夕,哥哥杰米去世,这让他无论在感情上还是身体上都承受了巨大的痛苦,他拼命喝酒,而且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一直如此。

再往前追溯一点,1922年底母亲去世,1920年父亲去世,于是在哥哥杰米走后,他曾对朋友说:“三年的时间里,我全家的人统统完了,四个人里面死掉了三个。”

在他比任何时候都更感到自己真正孤单的时候,这部作品诞生了。

孤独时,人会怀疑人生,会怀疑人性,怀疑这个世界还会不会好,然后为笔下主人公的罪恶,找到救赎,让他们为自己“干的那件事”,从容赴死。

那一刻,一直处于紧张与纠结中的人们,松了一口气,因为这出悲剧,终于结束了。

我们再也没有看到那个孤独的、众叛亲离的农场主的身影。

也许是疯了,也许是离开了这片曾经流血流汗的地方。

如今,这里又被别的人盯上了,新的欲望又在暗暗滋长。

眼红这里的人们不知道,欲望常常带着诱惑的面纱。

这里早已没有了金币,没有了羊群,只剩下贫瘠的土地,和风雨飘摇中那沙沙作响的老榆树。

 

来源:杭州网    作者:记者 郑娟娟    编辑:唐延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