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杭网原创|房产|汽车|图库|宽频|娱乐|旅游|数码|体育|家居|公交|时尚休闲|消费头条|新闻|论坛
  • 合作热线: 0571-85053790
  • 合作邮箱: ruochen@vip.qq.com
您当前的位置 : 杭网娱乐> 杭州网首页推荐
演戏不忽悠!范伟:应该多学习年轻人的喜剧
发布时间:2016-12-04 07:25:10 星期日   法制晚报

摄/记者 刘畅。

获得第53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后,有媒体称范伟获奖是“爆冷”。正当所有人都在为他鸣不平时,范伟自己却满不在意。

昨日,范伟在出席喜剧电影《有完没完》的定档发布会时还主动拿这事自嘲,称获奖并没有给他的生活带来一丁点改变,“片约现在还没有,我属于爆冷嘛”。

实际上范伟并不是第一次得到电影界的认可,他曾经在蒙特利尔、开罗等国际电影节上都获得过最佳的头衔,而他的表演在圈内外都是公认的好,熟悉范伟的人都觉得他能拿金马奖是实至名归。

早在金马之前范伟就片约不断,今年他参演的电影《我不是潘金莲》、《一句顶一万句》先后上映,而他主演的《有完没完》、《绝世高手》、《不成问题的问题》等片也将相继亮相、定档。

昨日,在接受《法制晚报》记者专访时,范伟为自己“一把年纪”还能适应现在的喜剧环境感到高兴,“我现在还很喜欢新东西,觉得特别好玩,当我已经看不惯的时候,就说明真的老了。”

获奖心声

爆冷是港台媒体的说法 那是他们对我不太了解

《法制晚报》:这次获金马奖之后心里起伏大吗?

范伟:金马不太大,东京电影节那次起伏大,觉得是个特别大的喜事,东京那次我去得晚,我们组里很多人去得早,他们就开始张罗明天晚上颁完奖之后让我请客,弄得好像拿这个奖了,你又不好说透,想着他们是不是提前去了几天,听到什么消息了,于是就把我这种希望撩拨起来了,原来以为能入围是特好的事。颁奖的头一天晚上又做了很多深入访谈,觉得自己又累又高兴,结果第二天没拿奖,有点失落。

这次是上飞机之前,我们戏的制片人,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,说这次基本是在我和柯震东之间选择,估计希望不是太大,让我有准备。那我还要去,毕竟是华语电影当中自己心驰神往多少年的活动,我也很低调,访谈也没有接受,上台也控制住了那种心情。

法晚:那其实宣布得奖的时候还是有点小惊喜的吧?

范伟:对,我现在干了这么多年了,基本有点经验了。2004年我在蒙特利尔的时候一点经验没有,我们去颁奖晚会,在大堂里等车,我穿得特别休闲,工作人员过来告诉我们要穿正装,那时候觉得好像有希望,那次是在台上不会说话了,很激动。开罗那次是告诉我了,我腰受伤,躺在床上起不来了。他们说你必须得来,不来就太扫兴了。我征求了大夫的意见之后说可以去,家人护送我去的。那是知道了,蒙特利尔是完全不知道。这次是半信半疑,有点经验了,能控制住那种心情了。

法晚:你在发布会上自己也开玩笑说爆冷,有没有特别在意这种说法?

范伟:如果是我不自信的话,也不会开这种玩笑。如果说被低估,我知道有人对我过去舞台上小品、相声,会有一点成见,或者有一点担心,认为表演会有痕迹,那是对我不太了解。

表演心得

爱选看得见摸得着的角色 生活当中特别爱观察别人

法晚:《有完没完》中你饰演的老范是因为过了一个倒霉的生日,陷入一系列的死循环,你生活中有没有陷入死循环的时候?

范伟:还没有那么悲催,有时候会接到一个自己拍着拍着不太理想的电影或者电视剧,可能没有兴趣。因为拍戏是很枯燥的事,每天起早贪黑,你必须要有兴趣做支撑,你如果觉得没什么兴趣,就像死循环,硬着头皮,每天那样过。这部戏很奇妙,有戏可演,因为他不停地在这一天重复,然后不安,又焦虑,他觉得有便宜占,又消费这一天。反正各种状态挺有意思的。

法晚:我们觉得你所演的角色虽然都是小人物,但都是非常有个性的,给大家的印象很深,你在选片方面有什么秘诀?

范伟:我一般选角色感觉看得见摸得着,让我能找到具体目标的。如果我认为这个人很虚,我就会心里没底。我曾经演过《芳香之旅》的老崔,那是60年代的中年人,他可能是30年代出生,我演这样的人物心里有底,因为我做了很多的准备,把他变成我父亲那个年代的人,把他具体到我父亲身上,就照我父亲的样来演。这样去选择人物或者是分析人物,有了参照,心里有底,我才敢接这个人物。

法晚:你演的角色都是有问题的小人物,跟你私下里不太一样,你怎么去把握一个角色,有没有一些小诀窍?

范伟:小诀窍就是观察,观察之后记在脑子里。我们这种人是表演强迫症,生活当中发生什么事,经历了什么人,我都爱去观察。过去更过分,看到一个人我怕忘了,记下来。现在没那么过分了,比如我头几天看了一个人,我觉得是老板,有钱人,他吃完饭,下意识地用牙签剔完牙之后,翻过来掏耳朵。其实这种细节就会让那个人物一下生动起来,鲜活起来,其实我就是这种人,特别爱观察,在生活当中这样也挺变态的。

年轻导演虽经验不特别足 但是能给你带来新的火花

法晚:有人说今年是范伟年,你今年演片子也真的是大爆发,前后跟冯小刚、刘雨霖、卢正雨、王啸坤等这么多新老导演合作,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?

范伟:这些大导演就不说了,在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,甚至学到很多理念。

年轻导演有时候能显出来经验不是特别足,这个能感觉出来,大家在一起共同聊这个事,咱们怎么让它更稳妥一点。但是他们好的地方是会给你带来新的火花,啸坤有时候提议的东西,过去我们认为不太靠谱,后来拍着拍着会认为是一个特别好的建议。

还有《绝世高手》,我曾经有一段台词,我自己觉着还是娓娓道来好,节奏稍微慢一点,正雨就让我在15秒钟里把词说完,我说这样好吗?他说好。你要是怀疑的话,咱们来两条,一条快的,一条慢的。果然还是快的节奏好,这就是从他们那里得到的营养。

法晚:其实演员也有一些不同,比如你比较著名那段“打劫”的戏,和冯远征老师合作,他先出来娘娘腔的感觉,你后来才放了大招,这两个人的飙戏过程出了很精彩的一段戏。那现在你跟很多年轻演员,或者是小鲜肉演员合作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?需要你在表演方式上有什么调整?

范伟:现在我看了有些说法是飙出来的戏,其实不是,我们是很严谨的剧本,人物的提示,完全按剧本演。只是说有一个变化,我在摸那个女便衣的腰的时候,我吹了一声口哨,导演说来这个,让他可爱一点,显得流气。其他的都是完全按剧本来。现在的年轻演员都很厉害,特别精彩。比如像宋阳的春歌可好玩了,薛之谦也是好玩,把我的节奏都带快了,包括林更新故作深沉端正,范湉湉、孔连顺,都是特别好的演员。尤其是两个还不错的演员在一起一对戏自然就出来。

应该多学习年轻人的喜剧 将接受的新事物运用起来

法晚:即兴的东西比较多吗?

范伟:不是,节奏感,搞喜剧有一定的规律,两个人的节奏卡的分寸特别好,就出火花。电影这个东西不像电视剧,过去我们的电视剧即兴太多了,一个机器对着我,一个机器对着他,开始聊,都是即兴的。电影要掌握长度、节奏,不给你太多的即兴东西。

法晚:有舆论觉得这十几年观众的笑点跟以前不一样了,你觉得不一样在哪里?

范伟:没错。老的喜剧比较铺陈垫稳,娓娓道来,一定按规律来,铺了三次之后才会抖包袱。可是观众不明白这个道理,心里有节奏,第四下可能要出包袱,有预备了,心里准备了,可能他就不太笑了。现在这帮年轻人全是老包袱,没有铺垫,直接就来。这是我们应该学的。

法晚:你觉得你现在适应这种新的方式吗?

范伟:我适应,我觉得人怕故步自封,为什么我说我自己不太老,我还可以特别喜欢新的东西,什么时候我开始看不上这些人了,看不惯了,我就老了,就故步自封了。现在我看他们觉得特别好玩,你觉得好玩的时候,你就接受了,接受就印在你脑子里了,你在处理人物情景的时候,就有那种东西了,这老范还有新招,得到营养之源。

法晚:你之后的角色选择上面,有什么规划吗?

范伟:我想再选择点新鲜的角色。我特别喜欢类似《美丽人生》这样的电影,用那样的方式讲一个悲剧。当你特别喜欢一个东西的时候,你下意识地会选择塑造人物。

来源:法制晚报    作者:    编辑:郑娟娟